毕业季| 师说:薛加民——来上科大,把科学培养成业余爱好

ON2018-06-14文章来源 物质科学与技术学院CATEGORY新闻

他有独特的魅力让物理学习变得活泼有趣,他出版有优秀科普读物《极客物理:在科学实验中探索物理之美》、《我们都是科学家》,他多年经营着博客与大家分享他的科学探索,他的科学魔术在新年晚会给师生们带来惊喜……这就是被上科大诸多同学熟知并称为“男神”的物质学院助理教授薛加民老师,让我们一起看看他有什么话对毕业生说:

2014级的本科同学们,经过四年的学习,你们即将成为上海科技大学的首届本科毕业生。你们携带着上科大的气息,开始了在这个世界上的布朗运动。在游历四方的同时,你们也把上科大的味道扩散到了天涯海角(你们或许还记得四年前大学物理课上讨论过的布朗运动与爱因斯坦方程)。

过去的四年间,你们和大学一起成长。我们的培养方案也在实践中不断修改和完善。但是,核心理念一直没有变,那就是强调实践。即使是看起来很抽象的数学课比如线性代数,我们的老师也会让大家通过利用线性代数解决人脸识别的问题来把书本的知识用起来。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科学的理论从来就不是纸上谈兵,光靠解习题从来就学不会任何真正的知识。我想这种强调实践的培养理念,对你们今后的进一步深造是非常有帮助的。

四年前,我很有幸(发自肺腑的)成为大家的大学物理老师。对于第一门大学课程,大家充满了从高中以来慢慢形成的期待和设想,我也尝试让大家通过这门课体会到物理学可以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这两者一开始或许有一些冲突,带来过一些困惑。

在课堂上,我们展示了各种与课程内容相关的实验装置。这些实验装置并不是那些冰冷破旧、灰头土脸的“教学实验装置”,而是一些大家可以花很少的钱就可以在家里尝试的业余科学研究。在讨论转动惯量时,我拆掉了自行车轮,让大家亲自体验转动的复杂与简单。在讨论热力学第二定理时,我展示了简单有趣的斯特林引擎,让大家看到“热机”这个东西不是一个抽象的名词。在讨论受迫振动时,我们通过一个LC电路看到谐振的效果。除了课堂上的这些实验,在课后作业中,我们也让大家尝试做一些实际的工作。比如通过三角法测量地月距离,做一回古希腊的天文学家;通过分析LC电路的数据来拟合共振的频率、相位等理论结果。当然,大家如果愿意再上一回大学物理,就会发现有更多有趣的实践内容加入到了课程和作业中。

在强调实践出真知和物理欢乐多的同时,或许我对于大家在高中以来就熟悉的习题训练重视不够,导致不少同学觉得抓不住重点,不能很好地应对传统模式的考试。这一点我在接下来给你们师弟师妹的教学实践中得到了改正,加入了更多的基础练习。但是核心思想依然是希望同学能够体会到物理学不是印刷在纸上的F=ma和“一个小球在光滑无摩擦的地面上运动”;大自然的千变万化也不会标记着力学或热学,物理或数学。

我觉得,科学的教育并不是希望每个人都成为科学家,而是希望在大家有一技之长的同时,养成能够欣赏科学享受科学的能力,或者说能够把科学当作业余爱好。希望上科大这四年的培养,能够为大家带来这方面的一些体会。也祝愿各位同学在人生的随机行走中遍历自己想要达到的地方。

毕业生说:

薛老师上课风趣幽默,通过他的课程我可以感受到理查德·费曼式的对物理通俗而又清晰的理解。同时也认识到对于物理图像的深刻理解,往往比数学公式更重要。

--物质学院2014级本科生强百强

科学家从事研究工作,使艰深的科学问题能被少数人理解。而薛老师作为科学家不止于此,生活中的他努力使科学知识被学生和大众接受:生动的课堂演示实验、科普读物的撰写、蕴含物理原理的魔术表演都是他寓教于乐的方式。

--物质学院2014级本科生陈安琪

你只看到旋转的车轮,却看不懂进动的原理。你有你的疑惑,他有他的见地。你否定把手伸入液氮可以全身而退,他可怜你没看到手边的蒸汽。你嘲笑固液气的世界太过简单,他随即端出一盆非牛顿流体。你怀疑自己太笨学不会,他却有100种方法让你爱上物理。你以为他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一转身,左手一个自转地球仪,右手正给蟑螂的大腿插上电极。你问他宇宙的终极答案是什么,他笑笑说,是1836。梦想是注定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看书做题,但那又怎样,这乐趣堪比打怪升级。哪怕魔术师,也要遵循物理规律。他是薛加民,他为物理代言。

--信息学院2014级本科生黄政嘉

和大多的革命故事一样,条件越是艰苦,精神头就越是好。大一时,经常赶早骑自行车去报告厅抢占头两排的位置。当时很多课直接排在报告厅里,一上就是半天。若头两节是物理课的话,薛加民老师精心准备的教学实验绝对能让早起占座物超所值。

--摘自《毕业生说|石嘉禾:此时此地,离梦想越走越近》


薛加民与磁悬浮陀螺

有趣的实验:自行车轮胎演示角动量

在元旦晚会上演示伯努利原理